天天翼句音频:我是小偷

  遇到阿尼尔时,我还是一个小偷。虽然那时我才15岁,但干这一行却已经是老手了。

  当我接近阿尼尔时,他正在观看摔跤比赛。他25岁左右,瘦高个子,看上去随和而善良,是我信手可得的对象。虽然我可能取得这个年轻人的信任,但近来我的运气一直不好。

  “你看上去像是个摔跤手啊,”我对他说。没有比奉承话更好接近陌生人了。

  “你也像啊。”他回答道。我一时卡了壳,因为我当时瘦骨嶙峋,没个人样。

  “哦,我也凑合摔两下子。”我谦虚地说。

  “你叫什么名字?”

  “哈利•辛格。”我撒谎说。我经常换新名字,这样做是为了逃过警察和我以前雇主的耳目。

  阿尼尔起身走开时,我漫不经心地跟着他,向他恳求似地笑着说,“我想为你效劳。”

  “可我无法支付你工钱啊。”

  我考虑了片刻,“光管饭行吗?”我问。

  “你会做饭吗?”

  “我会。”我再次撒谎说。

  “如果你会做饭,或许我还能养活你。”

  他把我带到他在朱木拿甜食店上面的房间,让我住在阳台上。那天晚上,我做的饭一定很糟糕,因为阿尼尔把饭倒给了一条走失的狗。于是他让我走。但我死皮赖脸地求他,并装出一副讨好他的笑脸。看到我那副样子,他禁不住笑了。

  后来,他拍了拍我的头,说没关系,他将教我怎么做饭。他还教我写我的名字。他说他将教我写整个句子和数数。我很感激。我知道,一旦我能像一个受过教育的人那样能写会算,那就没有什么我想做而做不到的事情了。

  为阿尼尔干活是非常愉快的。早上做好茶点,我就出去采购一天的食品。一般来说,我每天都要捞个把卢比。我想他是知道我从中捞了点小钱,但看上去他好像并不在意。

  阿尼尔的钱是靠他的小聪明和机会得来的。他常常是这个星期借钱,下个星期再转手贷给别人。他总是在为下一张支票发愁,但当支票一到,他就要出去庆祝一番。他好像是在为一些杂志撰稿:一种古怪的谋生方法。

  一天晚上,他带回一小沓钞票,说是刚把一本书稿卖给一个出版商。夜里,我看到他把钱塞在了床垫下面。

  我为阿尼尔干了大约个把月的活。除了买东西时做点小弊,我没有再去干我的老本行。其实我有很多得手的机会。阿尼尔给了我一把房门钥匙,我可以随意进出。他是我所遇到的最信任别人的人。

  这倒使我很难对他下手。偷一个贪心的人容易,但偷一个粗心的人却很困难——有时,他甚至不知道自己已经被盗,这对于做我这行的来说倒没多少意思了。

  是动真格的时候了,我对自己说;长时间不干,手都生了。如果我不把钱拿走,他将把它全部花在他的朋友身上,反正他是不会支付我工钱的。

  阿尼尔睡着了。皎洁的月光透过阳台照在床上。我一骨碌从毯子里爬出来,悄悄地爬到他的床前。阿尼尔安详地睡着,他的面孔清晰,没有一丝皱纹。与他相比,我的脸上却布满了伤痕。

  我把手伸进床垫下去摸钞票,我轻轻地将其抽出。阿尼尔在梦中叹了一口气,并把身子翻向我。我不由大吃一惊,赶紧爬出屋子。

  一上路,我便开始跑起来。我用腰带把钞票束在腰间。跑了一阵后.我放慢了步子。边走边数着票子:50卢比一张,共600卢比。真是发了大财!这下我可以像一个阿拉伯石油富翁一样,过上一两星期好日子啦。

  来到车站,我直奔站台,开往勒克瑙的快车刚要出站,尚未加速,我还来得及跳上一节车厢。但我犹豫了——我自己都说不清为什么——我失去了逃走的机会。

  当火车离去,我发现自己站在空无一人的站台上。我不知道该去哪里度过这个漫长的夜晚。我没有真正的朋友,我认识的唯一好人却是被我偷了钱的人。

  在我短暂的偷盗生涯中,我研究过那些丢了东西后的人的各种表情。贪心的人惊慌不安,富有的人怒容满面,贫穷的人无可奈何。但我想,当阿尼尔发现谁是盗贼时,他只能是悲伤失望。这倒不是因为丢了钱,而是因为失去了信任。

  不知不觉,我来到了一个广场。我在一条凳子上坐下。11月初的夜晚有些凉意,毛毛细雨更使我心烦意乱。不一会儿,又下起大雨。我浑身湿透,衣服紧贴在身上。凉风夹着暴雨,无情地抽打着我的面颊。我摸了摸腰间,钞票都被雨水打湿了。

  啊,阿尼尔的钱。如果我不离开他的话,早上他很可能给我两三个卢比,让我去看电影。但我现在把他的钱全部拿走了,再也不用做饭,不用跑集市,不用学写句子了。

  偷盗成功的激动,早已使我忘记了学习的事。我知道,学习总有一天会给我带来比几百卢比更大的好处。但偷盗简直是太容易了,有时就像被别人捉住一样容易。可是,要做一个真正的人,一个聪明能干的人,一个受人尊敬的人,则是另一回事。我应该回到阿尼尔身边,我对自己说,即使只是为了学习。

  我急忙向阿尼尔的房子走去,心情异常紧张,因为把赃物送回而不被发现,比偷盗更难。我轻轻地推开门,伫立在月色朦胧的门口。阿尼尔仍在熟睡。我悄悄地爬到他的床前,手里捏着那沓钞票。我把手慢慢伸向床边,将钱塞进垫子下面。

  第二天早上,我起晚了,阿尼尔早已煮好了茶。他把手伸向我,手指间夹着一张50卢比的票子。我的心提到了嗓子眼,以为我的所为被发现了。“我昨天赚来一点钱,”他解释说,“你将定期得到工钱。”我精神振奋。但当我接过钱时,票子还是湿的。

  “今天我们开始学写句子。”他说。看来他对我所干的事是知道的,但他什么也没表露出来。

评论
  • 购买翼书书友会年卡 http://bookis.cn/membership 会员专享免费音频《天天翼句》节目,每天定时更新。加入翼书书友会尽享10万免费书、7大线下活动,与100万书友同窗共读。


    回复 @编辑部: 每晚八点,编辑音频播放键,可以收听音频节目。


  • 手机点击“app”下载翼书APP,注册登录后点击“书友”按钮,领取十万册免费书,与百万书友同窗共读! web用户直接点击“书友按钮”,加盟书友会,专享7大福利。


    购买翼书书友会年卡 http://bookis.cn/member ship 会员专享免费音频《天天翼句》节目,每天定时更新。加入翼书书友会尽享10万免费书、7大线下活动,与100万书友同窗共读。


  • 写书?哪里写得上书呀!


  • 怎么不搞点新闻呢?太单调了吧!


  • 刚刚加盟华文翼书,不知能不能走进更多的粉丝视野?粉丝看的是天才!


  • 不怎么样,声音也不怎么好听


  • 能与全能大师在起交流,增长更多知识,受益非浅!


  • 能与全能大师在起交流,增长更多知识,受益非浅!


  • 哈喽


  • 节目越来越好了


    回复 @编辑部: 尊敬的编辑大师,我是皓月凌空,谢谢大师们第一次给我这么大爱!我一定在大师们的关怀指导下,为天下爱好小说的读者,写出更标准的,大众热爱的好小说出来。敬希大师们隨时多给我批评指正。敬礼!谢谢!.皓月淩空敬上,